在线午夜主播福利视频免费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八章 记得想我

作者:曲白杨字数:6613更新时间:2020-06-29 13:11:33
    楚金河用他低压的嗓音说道,明明昨天就已经是期限了,你别现在不认账啊,你就不认账我也不管的.

    此时众人心中突然间有了一点很不好的念头,貌似他和楚军和之间并没有约定期限吧,他这个期限是和谁约定的,难道是另外一个姑娘吗?

    想到这儿中润突然之间,不同的心情,楚金河不会是给李婉说了什么话,安到了自己脑袋上吧,这人也太无耻了吧,虽然自己是希望李婉能和楚金合在一块儿,不是,他正追求着自己转过头来又去追求别的小姑娘,现在又告诉或者说通知自己,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了,只有未免也太过于无耻了吧.

    楚军和并不知道,周二脑子里面的这些弯弯绕还嘴角擒着笑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一步反应.

    但周日,有点庆幸自己没有答应楚军和,可是庆幸当中他似乎又察觉到自己有一丝丝的,开心,可是这一次不开心,究竟是为什么他自己并没有声响.

    周润想到着,有些后悔没有早些答应他,又有点庆幸幸亏没有答应,要不就这种刚跟自己表白完,扭头又狂撒网的人,也是闹心。“你是不是记错人了?”周润尽量平静的说这这句话。“没有啊,就是你!上次不是说好了,一星期后你不拒绝就代表答应。到昨天下午,整整一个星期。”

    “我怎么不知道。”

    褚君何走了。车上已经有人在催促,褚君何突然将周润拉入怀中,后面的起哄声更大,“我回去就休假,等我!”伸手揉了揉周润的脑袋,又低声的说了句,“乖,我走了,记得想我!”

    周润愣愣的,等她反应过来,车已经启动了。她好像听到了有个激动地声音:“她是不是就是那天遛狗的姑娘!”

    从楚军河离开J市的几个月,回到自己原先单位的楚金河,也并没有在集训队那边忙碌,每天晚上都要和周润,打电话周润很是唾弃自己的行为,他一方面享受着楚军和抽出自己所有的空余时间的陪伴,另一方面又不愿意跟楚军和确实的坦白关系,还一直在做嫌弃与享受之间苦苦挣扎,Okay . ****,嗯,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可以被定性为渣女,现在这样自我唾弃的时间里面,终于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研究生,二年级的上半期学期的时间。

    在10月份,周润被学校选派,参加大学生志愿者讲解员大赛。她为此准备了许久,在得知举办地竟然是X市的时候,也是惊了一下。

    不为别的,就因为褚君何常年在X市。

    周五,周润乘坐购买的特价机票抵达X市。

    她正拖着自己的行李,走出了长长的过道。

    X市不愧是一个旅游大市,主打文艺范儿。从它机场的人行横道就可以看出,到处充满着文艺气息。

    周润拖着自己的行李,顺便伸手从一旁立着的宣传栏中,拿了一张旅游宣传册。

    打开一看,上面全是手工绘制的卡通动漫小图片,她很喜欢。

    到了出站口的时候,周润就是看到乌央乌央的一大波人,顿时睁大了眼睛,吓得不敢往前多走一步。

    一群小姑娘排上倒海般,站在那儿喊着应援的口号,一浪赛过一浪。

    周润已经傻眼了。

    她还没见过这种阵仗,左右四下乱看,想要找到众人视线的焦点。

    心中不免疑惑:难道自己是和哪一个明星坐的同一趟飞机?但这种情况怎么看起来那么恐怖,也不知道明星们是怎么习惯的。

    周润灰溜溜的,赶紧从一个缝隙当中挤了过去,生怕自己晚一步被一群粉丝给拦路,不能出去。

    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褚君何站在出站口等她。

    周润不知道他们这样算怎么回事。

    他身姿挺拔,腿也修长。身上穿着的是和她一块儿去买的衣服,肤色好像又黑了一度。

    站在一群乌央乌央、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中,他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根本就不需要寻找,周润就能在人群当中一眼看到他。

    褚君何看见了周瑞,挥挥手向她示意,咧着嘴,一侧的酒窝更加明显,迈着步向她走来。

    天哪!

    这还是自己印象当中那个高冷范儿十足的褚君何吗?

    为什么看起来傻傻的?

    不过,她好像意识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褚君何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航班的?

    貌似,知道她此次前往X市的人没有几个。

    并且,她也刻意的没有在聊天中和褚君何提过这件事儿,他怎么知道的?不对呀,今天不是周五吗?难道我记错了?褚君何不是应该没办法外出,怎么会出来呢?

    越想心中的疑问越多。

    呼喊声是一浪高过一浪,她是在觉的有些吵的慌,跟着褚君何的脚步,飞快的赶紧逃离了现场。

    “你怎么在这儿呢?”周润坐上出租车后,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褚君何挠了挠后脑勺,脸色有些微微发红,带着些不好意思:“你过来,我自然是要接的。家属来队,我们可是很有人情味儿的。家属了,我自然是要请假出来接人的。”

    “我如果没记错,咱俩目前还没有什么关系吧。就这样,把我这种性质定义为家属来队?你真厚脸皮呀!”周润毫不犹豫的揭穿,在褚君何火辣辣的眼神下,愣是脸不红心不跳,继续说:“第一,我不是家属!第二,我不在你们那住!我怎么算是家属来队呢?你明显的就是欺骗组织。”

    盯着x4算是中文第1次来,他在来之前,在网上已经查找了线路,酒店是在x大旁边的一个酒店,于是楚金河就拖着周润的行李来到了周瑞预订的酒店当中,在前台办理了入住之后,又将周润送到了,房间。

    中日原本的计划是到达x市之后好好休息一番,然后再背一下自己,再过一遍自己的讲解稿,当然这种打算是没有楚军河的出现,楚金河的出现把这一切都打乱了,他硬拉着周润,要去埃克斯丹好好走一翻。

    其实楚军河的根本目的不是去x大,是要请周恩来吃饭,因为两个人从见面之后除了在赵炫那次意外之下,以及乔芳芳的婚礼上,两人并没有单独吃饭,这是他心中一直有的遗憾。

    这么一耽误,周润的额脚步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等她再抬头,以为褚君何早已走出老远,却发现他还在前面一两步的距离外。

    她就这么原地愣住,直到他停住,回看自己。

    光影变幻,笔直的身型、好看的背影对着她,他低低道:“走吧。”

    她马上回过神,跟了上去。

    两人出了酒店,走进了小巷。从热闹的大道到宁静古朴的街道,红砖绿树,低低的围墙上悠悠的透过绿意出来。

    周润经常听温姿提到过,X市的后巷,藏匿着许多好吃到不可思议的东西。

    穿过热闹的小巷,他们路过了烧饼铺,听见呼呼大转的风扇,吹落了两位阿姨的汗珠。歪歪斜斜的小巷,一直向前延伸。不时有小姑娘在杂货店门口挑选漂亮的头花,叽叽喳喳,很是欢乐。走过一个拐角,一阵微风吹过,空气中淡淡的桂花香飘散开来,直勾的人想要探寻更多。

    最后他们来到了巷子中的一间铺子,店内空间不算狭小,但是用餐的人很多,站在柜台里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妻。

    阿姨似乎和褚君何很熟,寒暄了两句,就急忙让自己老公带着他们去找位置坐下。

    褚君何拿过菜单,将它轻轻地推到了周润面前:“这家店是老字号,都是本地特有的,味道很地道。看看你想吃什么?

    周润推了回去:“我没来过,你点吧。”

    褚君何“嗯”了一身,接过菜单。

    周润托着下巴,四处看了看,最后将目光重新落在了他身上,准确的说是他手中菜单的价格上。

    她瞅了两眼,看到还算是亲民的价格,总算是将心放到了肚子里面。

    虽然她也经常和朋友出来吃饭,可跟一群闹哄哄的小姑娘相比,她发现褚君何的风向完全不同。她们姑娘每次出来都要叽叽喳喳的商量很久,有她在,点个菜都衡量再三,内心戏十分丰富。

    而褚君何呢?

    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随意的搭在了椅背上,一只手翻看菜单,另外一只手乖乖的放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动作安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真是搞不懂••••••

    明明看起来严肃的要死,怎么点个菜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难道说,煞神都怎么反差萌?

    她想不明白,她和褚君何见面的次数用手指都能数清楚,如果不是褚君何之前过冷的形象过于深刻,她简直就要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

    她一抬头正好撞进他的视线,也不知道他这样看她多久了。

    他眼睛带笑,望入了他的眼睛。

    周润的心猛地一跳,忍不住狐疑地打量他,下意识道:“别这样看我,我都要怀疑••••••”

    他没有挪开眼睛,语气倒是有些不自然:“怀疑什么?”

    “你之前说喜欢我••••••不会是真的吧?”

    话说出口的同时,周润就后悔了。她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才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

    然而,坐在对面的人笑意不在,正色到:“我说的一直都是真的,我喜欢你~”

    “嘭”一颗烟花直接在脑子里炸开。

    周润想起长裙姑娘给她告白的场景,觉得有些话还是说清楚比较好:“褚排,你能不能假装将这件事忘了,这样以后见面不会尴尬。实话说,之前我问你有没有对象,是因为我答应李婉帮她问的。你可千万不要多想。”

    周润见他皱起的眉头,试探性地问道:“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她坐直了身子,重复了一遍:“决定了。”

    “不!”

    “什么?”

    不什么呀?

    看他表情复杂,像是一盆凉水浇在头上,定定地看着她,半天没有说话,周润只觉得周遭的气温都降了几度,想要伸手拿过褚君何的外套披在身上。

    她猜测着他只是被自己直白的真相镇住了,斟酌了一下,决定改变策略。她发现褚君何好像特别受不了她装可怜的样子。

    “那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别再开玩笑,好吗?我还想找男朋友呢?”她语气柔软,听起来像是受尽了委屈。

    褚君何反问:“我不行吗?”

    “不是跟你说了,李婉想要追你。”

    真的是尴尬到极点了。

    直觉告诉她,褚君何的心情不好。她说:“她还挺好的。”

    褚君何无奈的按了按太阳穴:“可我不喜欢她。我想追你。”

    终于听到他的话,周润的肚子竟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起来。

    褚君何还能说什么,心里长长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饿了是吗?咱们吃饭。”

    两个人因为近几个月来每天都在打电话,所以说话题并不缺,但是那只是通过电话线之间进行沟通,这样面对面的两个人坐在那儿,一时之间都有些不太适应,点完菜之后的楚军和和周润东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哎,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来这边参加比赛,这是楚金河说的,他心里面其实有点介意,周润发并不把自己所有的事情向他报备。

    我是没说,可是你也知道了呀,中人对此很是惊讶,他想知道到底是身边的哪个小伙伴,又一次把他给卖掉了?

    楚军和挠挠头说,唉,我得替他保密,我还等着他下次再给我提公情报呢,你别对人打击报复,

    中日实际上心里在想是不是乔芳芳那个大嘴巴,可是感觉按照乔芳芳一贯的秉性,她不应该会和楚清河有任何私下的接触,不要问周峰为什么如此的确定,这就是乔芳芳。

    哎,别说这个了,你这次准备的怎么样?紧张吗?

    中午听到他说这话之后还是紧张了起来说,虽然准备了很久,但是真的真的有些紧张,说不紧张是假的。

    那周任突然间想起来,一会儿想着要回去再练习几遍,跟出去后说道,一会儿着急回去嘛,如果不用着急的话,你要不要去给我当一下观众,我跟你讲两遍,我生怕到讲的时候打磕巴。

    没关系的,你都讲了有一年多了,怎么着都不会打科班的出局和安慰道。

    这不一样,你知道吗?周润杰的低下头,使劲的跟自己手中的金针菇在较劲儿,努力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就是换了一批人吗?楚雄和双,反正每次你讲解的人,大家不都是对你所讲解的内容是一无所知的,现在他们这些评委不也是如此吗?

    周日想了想确实如此,尽管这样,但他依然心里面装着事儿,吃饭的时候吃的特别特别快。

    就在周润要结账的时候,被楚军和一把给拦下,说道,你都请我吃几次饭了,这次总该让我掏钱了吧,一直都说让请你请你,到现在了还没有还上,再说了,男朋友吃饭哪有让女朋友买单的道理。

    周任纠正,他说少来,咱俩不是男女朋友,咱俩可没确定关系呢,

    5你少死鸭子嘴硬啊,楚金河一点都不惯,他这个臭毛病,直接不理他。

    酒店内,

    周润仔细的又看了看比赛规则。

    终于拿出自己的电脑打开PPT,开始认真的对周润讲解自己的演讲词。

    这个词儿实际上中文已经让很多人都听过几遍了,听的过程当中一直采取的方式就是问能不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他要表达的思想有没有讲清楚,他的故事有没有说好,有没有哪些生硬的地方?而不打磕绊是最低层次的要求。

    楚金河一个劲儿的说好,周瑞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敷衍自己,还是自己真的讲的不错,终于觉得让楚金河过来当,观众是一个失败的选择。

    唉,为什么要他过来当听众呀。这不是采取的自我欺骗吗。我自己一个AV视频 难道不香吗?

    后悔呀。

    楚军河也不知道一个优秀的讲解员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至少在他这里,周润是达到了那个优秀讲解员的一个标准,可是终于一直都觉得他在强行的服务员或者说是求生欲在作怪,主任并不搭理他,继续打开自己的PPT,从第1页开始继续开始讲述.

    楚军和建州人并不搭理他,他也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用手撑着脑袋,就这么看着他,周任并没有被楚军河给干扰到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自己的讲解词, 就算是脑子跟不上嘴巴也要利索的说出所有的话来,这是一个最简单的要求.

    周润正说着话呢,突然之间有一个手机铃声响起,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一看是楚军河的电话周润就默默的闭上了嘴,等着楚金河接电话.

    那个我得先走了,免得有事儿我得先过去处理一下. 楚军和放下电话之后不好意思的对着众人说,实际上周二倒是并不在意,因为他相反的觉得自己一个人练习可能比楚军和跟他待在一块儿更有感觉,更能专注的在一件事情之上.

    周润将手里面的讲解词放下,将电脑合了起来,起身送楚军河出了酒店的大门.

    就在周润站在路的旁边挥手跟他道别的时候,楚金和悠悠的说了一句,你是后天早上8点开始比赛吗?

    周二更加奇怪了,这人怎么对他的行踪怎么这么了解到底是谁泄密的,可是既然他这么问了周围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说是的.

    那个需要我,楚军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主人,撇了撇嘴之后还是说了出来,需要我打电话叫你起来吗?

    周润的心顿时荡了下去,真是的,这事一定是小芳芳干的。Ag是巧合呀?还是真的有预谋?周润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自己,因为早上没起来,差点延误考试,的事情。

    因为这种事情过于丢脸,所以说只有周任身边几个极为亲密的人知道,那这两个人当中就可能是乔芳芳或者是赵炫当中一个人干的。

    终于原本想拒绝,但是真的担心自己会不会又重演那次考试的悲剧,定了无数个闹铃之后不停的睡去,不停的睡去,直到考试前30分钟才从酒店惊醒。

    好吧,为了避免这样悲剧的发生,终于有人妥协了,那行到时候你,6:30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周润炖了炖,台企已经涨红了脸,说那7点的时候能不能再给我打一个,我怕我,没起来。

    楚军和看到他这副模样,已经笑弯了腰,伸出手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摸了两下之后说行,我每个半个小时给你打一个电话,直到确定你已经到了比赛现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