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午夜主播福利视频免费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一章 登门

作者:云霓字数:4238更新时间:2020-06-29 13:10:54
    日出上三竿,顾家院子还是一片宁静,因为顾大小姐在睡觉。

    林夫人撩开帘子看着女儿睡得正香,脸上不由地露出慈爱的笑容,向管事妈妈摆了摆手,两个人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屋子。

    回到了屋子中,林夫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开始做针线,明明还有一桩案子压在头上,看着珠珠却时常会有岁月静好的感觉,好像觉得会安安稳稳地与老爷团聚。

    林夫人摸着小腹,顺利的话,明年家里就又要添个小的,珠珠那么良善的孩子,定会喜欢这个弟弟或是妹妹。

    “夫人,”管事妈妈进门低声道,“外面传回消息,府衙那边有了动静,说是那位魏大人来太原府了。”

    林夫人惊诧间手一滑,针尖差点就扎了手,魏大人这时候出现,是不是案子有了进展。

    “再让人问问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林夫人十分机警地吩咐。

    管事妈妈应了一声。

    林夫人将针线放回笸箩里,她心中明白管事妈妈可能什么都问不到,不要说那位魏大人名声在外,崔祯几次三番的提醒,已经让她对这个魏三爷到了谈之色变的地步。

    林夫人下意识地道:“让护院将门守好。”话说完她立即就后悔了,真是听了崔祯太多话,她也变得疑神疑鬼,那魏大人还能登门不成?她们家里都是女眷,有没有什么珍奇的贵重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无蜜不招彩蝶蜂。

    林夫人想到这里安心许多,向管事妈妈扬了扬头:“不用理了,还是去打探消息吧!”

    管事妈妈退下去,林夫人就将针线又捡了起来,宝瞳捡到只兔子,珠珠很是喜欢,没事就要抱在怀里,她做只稍大些的荷包,让珠珠装些草叶和菜干用来逗兔子。

    管事前来禀告:“夫人,周三太太和二小姐来了。”

    “将人迎去堂屋吧!”林夫人站起身,拂了拂衣裙,自从金塔寺之后她就再没见过周家人,今天周家怎么会上门?

    周如璋四处打量着怀远侯府这处小院子,看来她之前听到的传言没错,怀远侯府就快支撑不下去了,否则怎么会住在这么寒酸的地方,说不得背地里全都靠定宁侯的接济度日。

    不光是崔氏一族,就连姻亲都要依靠定宁侯,定宁侯还真是不易。

    周如璋想到崔祯那威武英俊的模样,不禁心中一热,可惜的是定宁侯妻运不好,从前被长姐的名声牵连,现在还要面对一个病恹恹的张氏,大约都不知道有贤良淑德的妻室掌家是什么感觉。

    让她嫁入崔家的话,她能保证从此之后定宁侯崔祯能顺风顺水,只要崔祯对她好,前面有两个定宁侯夫人又如何?

    她也不是非要嫁给崔祯,她只是觉得崔祯实在太可怜了,这是周家欠崔祯的,应该有所补偿。

    周如璋思量着进了堂屋,两个人刚刚落座,林夫人就进了门。

    “夫人。”

    周三太太和周如璋立即上前行礼。

    “太太今日怎么会来?”林夫人看向周三太太,她与周家人见面不多,但是自从上次金塔寺之后,她已经看出这对母女的心思,她就不明白了,一个好端端的大小姐上赶门的要与崔祯做妾?这样着急的自荐简直就是自贱。

    “您还不知道?”周三太太面色一变,“定宁侯府没有送消息过来吗?”

    林夫人有些怔愣:“没有啊,发生什么事了?”

    周三太太显得有些失望,看来定宁侯府的太夫人和林夫人也没有她们想的那般亲近,她们这次来本想借林夫人的口传话给崔家,这种情形让她有些泄气……

    虽然如此,话还得继续说下去,周三太太道:“魏家那位到了太原府,不声不响地拿下了太原府同知,动用了私刑,将陆同知打得皮开肉绽,就剩下半口气,结果没有找到什么过错,就这样给放回来了。”

    林夫人听得脊背发麻。

    周三太太道:“魏家那位在京中就打死过人,夫人也有所耳闻吧?”

    林夫人颔首,不过都是以讹传讹,内情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

    林夫人想起来:“你说的太原府同知,是不是崔四太太的弟弟?”

    周三太太点头眼睛中满是担忧:“魏大人接手了贼匪案,太原府衙上上下下都要听他的了,他还去崔氏族中带走了林太夫人身边的妈妈,要彻查崔家祖坟被烧之事。”

    林夫人明白过来,这就是周三太太此行的目的,周三太太要替崔家说话,免得崔家被魏三爷抓住把柄。

    周三太太叹口气:“城内不少流言蜚语说崔家苛责如珺,可我们都知道周家的恩情,我家老夫人每次提及这件事,都要落泪,直说如珺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这时候我们周家若不站出来为崔家说话,委实心中难安。”

    周如璋也跟着颔首。

    林夫人没有立即说话,伸手端起茶来喝,或许是她怀孕情绪不稳,她对周三太太母女十分反感,周家想要攀上崔祯,又将周如珺拿出来利用,这吃相当真难看得很。

    屋子里一时安静,气氛有些尴尬。

    周三太太皱起眉头,这林夫人是怎么回事,难道听不明白她的意思?怪不得怀远侯府会没落,怀远侯夫人分明就是块木头。

    周三太太思量着也端起茶,茶碗刚凑到嘴边就听周如璋尖叫了一声。

    周三太太立即皱眉看过去,只见周如璋站起身,将手里的五彩小盖钟丢在了矮桌上。

    “这……里面都是些什么啊?”周如璋用帕子压住嘴唇,脸上都是厌恶和恶心,她刚才揭开盖钟尝了一口茶,只觉得茶味儿有些奇怪,于是就垂眼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她差点就吐出来。

    那茶汤上竟然飘着几根草叶子,还有些腌臜东西。

    林夫人身边的妈妈快步走过去看,看到小盖钟里的东西也愣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尚好的龙井吗?谁在周二小姐碗里另添了料?

    管事妈妈向门口看去,一只粉色的绣鞋向旁边缩了缩,可她还是认出来,那是大小姐。

    “大小姐?”管事妈妈试探着问了一句。

    那只脚又向后退了半步。

    管事妈妈松口气,真的是大小姐。

    周三太太垂头看向自己的茶碗,虽然里面干干净净却也没有了品茶的兴致,听到林家管事的话,心中也明白过来,又是那个傻子在生事。

    林夫人看着门口的轻声道:“珠珠,是不是你把草叶子丢进了茶碗里?”

    “兔兔,兔兔……”顾明珠这次不再躲藏,起身指了指周如璋身边的茶碗。

    周如璋漱了口,仍旧觉得肚子里一阵翻腾,这傻子还直说让她吐,她哪里还能吐得出来。

    “让太太和三小姐见笑了,”林夫人向周三太太解释,“我家如珺最近新养了兔子,大约觉得草叶是好东西。”

    那傻子怎么每次都来害她,周如璋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周三太太埋怨地看了一眼。

    周三太太道:“定是珠珠在跟你玩呢。”

    周如璋眼睛发红,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揭了过去。

    周三太太催促周如璋:“还愣着做什么?快过去陪珠珠。”

    不但不能发作还要去陪笑脸,想一想崔祯……周如璋攥紧了帕子向门口走去,谁知刚走了两步,门口的身影突然一动,一阵风似的从她身边跑过,坐在了林夫人旁边的椅子上。

    周如璋僵在那里,好半天才回头去看,只见顾明珠晃动着两条腿,从盘子里拿桂花糕吃。

    周如璋只好又走回自己的座位上,身体里的一股怒气冲得她胸口发疼。

    林夫人恐怕周三太太又再提方才的事,于是先开口道:“周三太太准备何时归京?”

    “不急,”周三太太抿嘴笑,“这次来太原府,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做。”这话本来不该说,但重病就得下猛药。

    周三太太道:“我们看上了山西的两处庄子,准备买下来,原本也是想要求林太夫人掌掌眼,太夫人可是行家,那两个庄子又挨着太夫人的地……太夫人那块地据说风水不错,是从娘家带来的陪嫁。”

    顾明珠听到这里全都明白了,周三太太是在用财物引林太夫人垂青,林太夫人八成也喜欢周家买的那两处庄子,又加上风水宝地的说法,说不得能引起林太夫人的兴致,林太夫人若是想要周家让给她,就算跟周家过了交情。

    为了一个崔祯,周家真是大费苦心。

    不过,在这时候买庄子,而且是林太夫人那块地的旁边,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玄机?周家女眷来到太原府送线索本就让她觉得有些古怪。

    顾明珠正思量着,就听管事来禀告:“夫人,侯爷在京城请来的神医到了。”

    林夫人脸上一喜,侯爷在书信里提起过,在京中遇到一位神医,好不容易才请到神医来给珠珠看病。

    “快将先生请到内院,我这就带珠珠过去。”

    林夫人正要与周三太太致歉,刚刚离开的管事却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张帖子。

    “夫……夫人……魏……魏大人递帖子登门了。”

    “啊!”林夫人突然听到噩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好端端的魏家找上了门。

    这不太可能啊,是不是弄错了。

    林夫人将名帖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魏三爷的名字,还有盖着他的私印。

    “不能见,”周三太太立即道,“夫人,您还是找个借口回绝了吧,万一那魏大人看到哪里不顺眼,随随便便就将人带走……可真是不得了。”谁也不想被无缘无故打个半死。

    林夫人吞咽一口,她好像没有理由拒绝魏大人,而且那魏大人也不是随便就能挡住的吧!

    林夫人吩咐管事:“将人请来吧!”

    魏元谌和孙郎中一前一后走进顾家,顾家的小院子静寂无声,谁也不敢抬起头去看那位魏大人。

    魏元谌身上湛青色长袍一尘不染,面容如霜,目光幽深,身姿笔挺,一举一动都透着股不近人情的冷漠。

    林夫人见到心中不禁打了个冷颤。

    “怀远侯夫人。”魏元谌上前行了礼。

    “魏大人。”林夫人立即还礼,请魏元谌屋子里落座。

    等到下人端了茶上来,林夫人目光落在茶碗上,很想揭开盖子瞧一瞧,珠珠有没有在里面下料,珠珠可不能在魏大人面前调皮,顺顺利利将这位请出去才好。

    “不知魏大人到顾家所为何事?”林夫人抿了抿嘴开口。

    魏元谌看了看四周,瑞凤眼微闪:“我是为顾大小姐而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